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玄幻小說 > 大道朝天 >

第980章 吾師即是真理

    那兩名仙人昏迷不醒,明顯受了極重的傷。

    看到這畫面,崖間的人們震驚至極,就連劍仙恩生都忍不住挑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一朵七彩祥云自數十里外的山崖下高速飄來,神打先師站在上面急聲道:“小心!這小子比想象中強很多!”

    不愧為資歷極老、境界極高的仙人,一句話說完,他便又回到了崖上,如臨大敵般望向童顏。

    在那艘破爛的海盜船里,仙人們曾經商議過如何收拾這些晚輩,對趙臘月與柳十歲各有布置,唯獨沒有在意過童顏。

    不管是那本叫《大道朝天》的小說,還是各方面的信息,都表明其人智謀無雙,但境界實力很是普通。就算他飛升前是中州派的掌門,但中州派在朝天大陸上被青山宗碾壓的毫無底氣,又能厲害到哪里去?

    誰知道他們的推演判斷竟是發生了極大的謬誤!

    “不愧是曾經的正道領袖,云夢山底蘊猶在!睙o問道人抱著那把巨劍,看著童顏頗感興趣說道。

    和仙姑冷哼一聲,說道:“哪里是中州派的底蘊,我看還是青山宗的精神!

    仙人們得她提醒,視線落在那口小鐘上,才感受到了那些鋒銳意味竟然全部都是最純正的青山劍意。這時候所有人才想明白,童顏乃是中州天才,又在青山宗隱修多年,兩大最強宗派的本事集于一身,怎么可能不強?

    “小友,你確實比我們想的更強!蹦俏唤凶鲈茙煹南扇丝粗伾袂闇睾驼f道:“但獨木難撐,何必勉強?”

    雀娘才注意到童顏的衣服上有著斑駁的血跡,只不過在遠方光線的照耀下,像是光點一般。

    先前在幽暗峽谷的那場戰斗里,他奇謀迭出,弄的神打先師應接不暇,剛反應過來,那兩名仙人便被他用神通制服。為了追求速度與必勝,他放棄了很多,自身損耗極大,受了不輕的傷。

    他有些疲憊地揉了揉眉心,說道:“但我想,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!

    驟遇突襲,眼看著便是完敗的局面,他卻于不可能處重傷兩名仙人,握住了對方的性命。就像是棋盤上眼看己方大勢已去,他卻在邊角不被注意的地方找到了劫材,至少獲得了一些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這句話的意思很清楚,如果前代仙人們堅持不與他們談判,那兩名仙人自然便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陳崖靜靜地看著他,臉上沒有表情,甚至沒有開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云埋的聲音從機器人里響了起來:“大道無情,更何況他們領頭的是個石頭人,他不會談判的,更不會放我們離開!

    童顏沉默了會兒,似乎在思考這段話的真假,然后請教道:“那我此時應該如何做?”

    沈云埋說道:“殺了你抓住的兩個仙人,然后逃,越遠越好!

    童顏應了聲好,手指微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他的指尖溢出的那道殺意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那根手指與那兩名重傷仙人神魂之間的聯系正在斷掉!

    這等速度與手段,不管是再快的仙人、再強的神識也無法中斷!

    從童顏與沈云埋開始對話的時候,仙人們便沉默了,因為不想道心受到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但他們怎么也想不到,當陳崖表達不肯談判的態度后,沈云埋竟是毫不猶豫要童顏殺人。

    而童顏居然也就真的敢殺!

    哪怕明明知道最后的結局肯定是他們要給那兩位仙人陪葬。

    這是為什么?為什么現在的后輩都這么狠?

    “住手!

    就在最緊張的時刻,崖上終于響起了一道聲音。

    不管是神打先師還是云師,又或者是雀娘等人,都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說話的人是和仙姑。

    童顏從善如流,手指不再動,穩如老松,殺意也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和仙姑面無表情看著陳崖說道:“你啞了?”

    陳崖沉默了會兒,說道:“最終都是一個死!

    是的,就算這時候雀娘、蘇子葉等人重獲自由,但無法離開火星,又能去哪里?

    身受重傷的他們,絕對無法承受這些前代仙人們的攻擊,還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以童顏的智慧謀略,自然會提出更過分的條件。

    而任何有可能讓對方脫離控制的條件,陳崖都不可能接受。

    他稟承祖師的意志,絕不允許這些人對大陣造成影響。

    最終是你死我活的結局,何必中間橫生枝節?

    和仙姑明白他的意思,說道:“就像你說的,反正他們跑不掉,那挪出一段時間,至少可以讓我弄清楚一些事情!

    云師若有所思,把蘇子葉從天空里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童顏沉默了會兒,放開那兩名重傷的仙人,提起渾身是血的蘇子葉向山崖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包括陳崖在內,誰都沒想到他居然什么條件都沒有提,略感詫異。

    和仙姑揮了揮手,雀娘帶著昏迷中的元曲、玉山與童顏站到了一處。

    童顏轉身說道:“您可以開始了!

    和仙姑轉身望向機器人,聲音微冷說道: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伴著電機的輕微嗡鳴聲,機器人身體中段的控制室開啟,露出了一個滿是油污的頭顱,正是沈云埋。

    即便已經隱隱有所猜測,看到這幕畫面,前代仙人們還是非常吃驚。

    “各位叔叔阿姨好!鄙蛟坡窈苡卸Y貌地與眾人打了招呼,說道:“事情是這樣的,老頭子要弄死我,不,他的手段更無情,更殘忍,想把我變成一個棺材里的活死人。但我本事大,硬是逃出來,當然要來報仇!

    “邏輯不對!标愌旅鏌o表情說道:“祖師要放逐你,因為你是井九的朋友。而祖師要對付井九是為了人類!

    沈云埋說道:“人類如何關我屁事?你們都是得道仙人,哪來這么多紅塵執念?”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我們所有人都想過很多遍!鳖欁筇鸷谝滦渥硬亮瞬聊樕系幕覊m,嘆息說道:“離開朝天大陸,飛升成仙,有著恒星提供的源源不盡的仙氣,我們至少還可以活幾千幾萬年,可如果幾百年后,暗物之海占據了我們所在的本星系,我們又能去哪里呢?在無盡的宇宙里漂到時間盡頭?”

    還是那個最根本的問題——宇宙太大,光速太慢。

    “沒有去處的仙人,與石頭沒有什么分別!

    說出這句話的人是神打先師,高山頂的微風拂動他花白的頭發,頗為滄桑。

    這個星系最高的山頂因此而安靜了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“你們父子之間的事,我實在沒辦法說些什么!焙拖晒每粗蛟坡竦娜祟^說道:“但你為何要站井九?”

    沈云埋得意說道:“井九是我朋友!

    和仙姑苦笑無語,接著望向童顏那些人說道:“那你們又是為何要支持井九?我不是很明白這一點。如果是因為師承關系……祖師是青山的祖師,你們難道不應該更服從他的意志?”

    元曲與玉山已經醒了過來,臉色蒼白地靠著崖石而坐,聽著這句話,不由笑了笑。從南松亭到承劍大會再到神末峰,如此多的歲月與回憶,哪里是小樓里最頭前那張畫像能夠比較的?

    “我們不認識你們,也不認識青山祖師!

    童顏說道:“至于他與景陽真人誰的道路才是正確的,我也不知道!

    和仙姑說道:“既然如此,為何你們要走他的路?”

    童顏說道:“因為青山祖師的道路是要景陽真人去死,而我們知道他大概是不會死的!

    青山祖師與前代仙人們認為用萬物一劍點燃恒星,是拯救人類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這個方法會要井九死,而井九肯定不會死。

    那么這個方法肯定就是錯誤的。

    這個推論聽著有些亂七八糟,細思卻有幾分不講道理的道理。

    當然,這要建立在井九怎么都死不了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“景陽真人前世今生都沒有敗過,即便偶有差錯,也不會死,整個朝天大陸都知道他有多怕死!蓖伣又f道:“我們對他的信心,大概就像你們對青山祖師的信任一樣!

    沈云埋總結道:“勝者不是正義,卻是道理。這個宇宙沒有道理可言,因為大家都會死,但誰能暫時活的久些,那他就是階段性的真理。我們與你們,現在就是站在不同的道理上,看誰能夠活下來,以此證明!

    和仙姑若有所思,輕聲說道:“道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沈云埋說道:“那就打!

    “你們已經打輸了!标愌旅鏌o表情說道。

    沈云埋說道:“這還哪里哪?且不說他還活著,趙柳還沒到,只說此刻,你們能偷襲成功,也只是運氣好而已!

    陳崖的手一直收在大氅里,不知握著什么,問道:“你是說尸狗與彭郎?”

    沈云埋說道:“哪怕只是彭郎一人在此,你們便無勝機!

    話音未落,大氣層里的那道無形屏障忽然略有變形。

    伴著一道風聲,有人自三百米高的天空里落了下來,重重地摔到地面。

    那人穿著件普通衣衫,已然破破爛爛,腰間插著把尋常配劍。

    說彭郎,彭郎便到。

    “祖師的劍陣確實厲害,我們無法深入,也沒有找到陣眼,我有些支撐不住,便先……噫?”

    彭郎說著說著,忽然發現崖間的情形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與他十幾天前離開時相比,這里多了很多人,而且好像是敵人?

    他的臉色有些蒼白,不是受到了驚嚇,應該是與這座橫亙太陽系的龐大劍陣對抗,損耗極大,甚至有可能受了傷。

    崖間安靜異常,忽有陣清風拂過,帶起了陳崖的大氅。

    看著這幕畫面,童顏神情微變。

    稀薄的空氣,無力的風,如何帶得動那件大氅?

    陳崖的手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手緊緊地握著一根石杵,僅剩的兩根手指仿佛要陷入粗糙的石面。

    更加引人注意的是,那根石杵上纏著一根青色的光繩,散發著極其淡渺,卻又幽深至極的意味。

    那是劍意,又似乎是劍意的相反。

    彭郎沒有注意到陳崖手里的石杵與那道青色光繩,因為他已經被那兩名黑衣妖仙圍住了。

    是的,那兩名黑衣妖仙只有兩個人,站在他的身前身后,卻仿佛圍住了他身周所有的空間。

    他們甚至看著不同的方向,沒有看彭郎一眼。

    兩道若有若無、氣質截然相反的氣息,從黑衣間飄出,形成某種天然調和的陣法。

    彭郎微微挑眉,有些感興趣地向前走了一步,身影驟虛便穿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到這幕畫面,兩名黑衣妖仙神情微變,顧左更是哎喲一聲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到來的是和仙姑的無形之網以及云師的萬道云絮。

    再接著忽然有鼓聲響起,無數道金環如實質的聲音一般,回蕩在山崖之間。

    瞬息間,五位仙人祭出最強大的陣法,想要把彭郎困住。

    彭郎還是沒有拔劍,只是繼續往前踏去。

    風吹起他的衣袂,帶起無數道劍光,劍光卻又驟然消失,帶著他穿過了那些仙家法寶與陣法,如仙似魅。

    這不是無形劍體,也不是天地遁法,而是與幽冥仙劍有些相似的手段。

    更準確地說,這是承自南趨鬼劍道的劍遁術。

    如此陣勢竟然困不住一個晚輩,仙人們極度震驚,紛紛像顧左般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和仙姑、云師、神打先師以及那兩位黑衣妖仙畢竟不是普通修道者,仙家法寶與陣法也極其強大。

    穿過層層圍困,彭郎的臉色更加蒼白,身影也略有凝滯,然后便看到了迎面落下的那道石杵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時候,彭郎終于提起了劍。

    卻是倒提。

    劍柄與石杵悄無聲息相遇,發出一聲比閃電還要更加明亮的聲浪。

    恐怖的氣浪卷起地面的塵礫,向著山頂四周狂噴而去,只是數息之間,便彌漫了數十里方圓的地方。

    圓形塵浪正中間,連最稀薄的空氣也都不復存在,甚至比宇宙里還要真空。

    那根石杵沒有碎,那根普通劍的柄劍也沒有碎,只有青色光繩在飄著,像多出來的線頭,看著令人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彭郎微生警意,手指輕轉,便準備握住劍柄,將陳崖斬廢。

    那道青色光繩忽然高速移動起來,如閃電般系住了他握著劍柄的手,接著在他的頸間繞了兩卷,又系住了他的劍尖。

    這個畫面很詭異,彭郎就像舉著一把弓,把弓繩橫在了自己的頸間,又像是要自刎。

    看著這幕畫面,元曲等人驚呼出聲,童顏神情凝重,沈云埋說了聲臟話。

    這根青色光繩是什么法寶,居然能夠系住彭郎的劍?

    “這是祖師為你準備的新劍鞘,你看看是否合用!标愌露⒅砝傻难劬,在神識里說道。

    承天劍鞘是青山祖師當年打造出來的法寶,能夠做一件,自然便能做無數件。

    那個劍鞘能夠鎖死萬物一,能鎖萬物,便能鎖所有劍?

    彭郎望向右手,神情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那道青色光繩把他的手與劍系在一起,非常緊,打著一個簡單的結,卻無法解開。

    陳崖的手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記石杵落在彭郎的胸口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座真正的山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彭郎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他變成一個小黑點,瞬間消失在遠方。

    不知會落在火星地表的何處。

    不知還能不能活著。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排三综合版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