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玄幻小說 > 九龍圣祖 >

第3378章 你是故意的?

    “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云笑似乎是還想要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,卻依舊力氣不濟,再一次摔倒在地,口中連續咳出兩口鮮血,可想而知傷勢到底有多重。

    不過云笑雖然沒有能爬起來,那雙眼睛卻死死盯著顏止手上的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憤怒、不甘、遺憾、懊悔,不一而足,看得眾人都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眾人都能理解云笑的心情,之前做了那么多,甚至是差點搭上了這條性命,這才殺出一條血路,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一些心志不堅之人,恐怕早就氣得吐血身亡了,可是眾人感同身受,越是在這種最后時刻功虧一簣,越是讓人不甘心。

    剛才眾人都看得清楚,云笑離那朵青色火焰僅僅只有數尺之遙,只需要一伸手,就能將那朵木之極火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就是這么數尺的距離,現在看來離云笑已經有了十萬八千里之遠。

    甚至是連這條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,那位可是南域惡人榜排名第二的惡人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甘心嗎?”

    就在云笑盯著青色火焰不放的時候,顏止卻好像很是享受這樣的一刻,忍不住輕笑著問出聲來,讓得云笑臉上的神色,愈發復雜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有的時候,運氣也很重要!”

    顏止手中托著木之極火,感受著其內極其濃郁的木屬性,聽得她口中感慨之聲發出,卻沒有看到某個青衣少年眼眸之中的異樣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沒錯,有時候真得看運氣,就是不知道,你的運氣會不會一直這么好?”

    對方再次的話語,似乎終于是讓云笑泄掉了最后一絲精氣神,見得他頹然癱軟在地,不過那口中的言語,卻讓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這一刻顏止也沒有多想,她只認為是對方心頭不甘,這才說些莫名的話語而已。

    一個身受重傷的六品仙尊,還能威脅到自己什么呢?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顏止沒有在意云笑的話語之時,他忽然感覺到自己掌心之上的那朵青色火焰,好像是輕輕動了一下,讓得他下意識就將目光轉了回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顏止剛剛將目光轉回,然后就看到那朵青色火焰無風自動,下一刻直接將他的整個右手手掌,都給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她可以肯定,這絕對不是自己自主為之的動作,而是那朵青色火焰發生了變故,不過雖然變起倉促,她也沒有太過擔心。

    一切的自信,都源于顏止手中這雙黑色的手套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普通由棉布或者說蠶絲做成的手套,其中花費的天材地寶,她每每想起來都覺得心疼之極。

    看來木屬性的顏止,很早以前就已經在為尋找木之極火做著準備了。

    那種逆天的混沌子火,若是貿然收取,說不定自己都會被焚燒成一堆灰燼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顏止的準備工作做得還是很到位的,至少到目前為止,木之極火對這黑色手套根本沒有造成絲毫的傷害,所有的熱量都被手套隔絕在外了。

    因此這一刻木之極火雖然將顏回的右手掌包裹,但以她對黑色手套的自信,木之極火就是在做無用功罷了,那或許就是潛意識之中的一絲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不對!”

    然而再過片刻,顏止的臉色卻是有些變了,變得有些陰沉,又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惱怒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木之極火的焚燒威力何等強橫,僅僅片刻之后,顏止極為自信的右手黑色手套,竟然開始融化了起來,緩緩變成了液體。

    甚至顏止都感覺到了從右手之上傳來的一絲灼熱,先前黑色手套的那種隔熱效果,仿佛盡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異樣的灼痛。

    這一個發現,讓得顏止心頭大驚,她似乎意識到自己有一些東西搞錯了,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。

    因為此刻的她,已經沒有心思去想其他東西了,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采取一些行動,恐怕自己的這只右掌就要瞬間不保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不得不說這個南域惡人榜排名第二的惡人,反應和速度都分屬一流,見得她左手一伸,然后其上的黑色手套瞬間脫離而出,戴在了她的右手之上。

    “出來!”

    有著第二只黑色手套的阻擋片刻,顏止終于是將自己的右手從青色火焰之中抽了出來,后心已是嚇出一背的冷汗,她有些想不通為何會發生這樣的變故。

    然而讓顏止想不通的還在后面,當兩只黑色手套都被融成液體之后,這朵青色火焰再次一動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狠狠地轟在了這個南域第二惡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只聽得一道大響聲傳出,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到,八品仙尊的南域第二惡人顏止,整個身形倒飛而出,在空中已是鮮血狂噴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殷紅的鮮血傾灑下來,讓得一些有心人,下意識地便轉過目光,看了一眼剛才同樣口噴鮮血的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而這一看之下,他們無疑又發現了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只見那剛才無論如何掙扎,都沒有能站起的黑衣青年云笑,不知何時已經是長身站在了那里,仿佛連體內的紊亂氣息,都在某一刻得到了緩解。

    一些有心人隱隱猜到了一些東西,一時之間卻又不能將之全部聯系起來,而大多數人的目光,依舊停留在那個倒飛而出的顏止身上。

    最終顏止狠狠摔落在了實地之上,她的情況倒像是比剛才的云笑好上不少,一個翻身便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但是那氣血的翻涌,都讓眾人意識到她已然受了極其嚴重的內傷。

    “云笑,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這一刻顏止的目光并不在那無風搖曳的青色火焰之上,而是眼神極其復雜地轉到了黑衣青年云笑身上,口中的話語,似乎也說明了一些事實。

    “故意倒的確是故意,不過最大的原因,還是因為你自己太笨了!”

    此刻的云笑,仿佛連剛才的傷勢都恢復了大半,聽得他口中之言,所有旁觀修者們盡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這到底需要怎樣的心智,才能做到如此縝密逼真的算計?

    至少剛才云笑倒飛吐血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沒有懷疑他身受重傷,尤其是那掙扎了幾次沒有爬起來的狀態,更是讓眾人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云笑不僅僅是戰斗力了得,這演技也是遠超余人,幾乎將所有人包括作為當事人的顏止都騙過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顏止相信了云笑已然身受重傷,這才放心想要收取木之極火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一切都是云笑的算計,讓得她吃了一個大虧,落得個身受重傷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難道云笑早就知道那木之極火有古怪?在他剛才伸手的時候,就已經算到這一步了?”

    一名六品仙尊駭然說出一個事實,讓得周圍眾人再次目光呆滯,到底需要怎樣的一個腦袋,才能算到這一步?

    不遠處的青竹也是有些意外,他倒是比旁人想得更深一些,暗道云笑對自己之前的提醒,看來并非是無動于衷嘛。

    很顯然剛才云笑伸手去拿木之極火的動作,就是在引誘暗中的敵人出來,好替他先趟這個雷,看看木之極火到底藏著什么樣的后手?

    現在看來,青竹的提醒并非空穴來風,那也并不是一朵毫無攻擊力的木之極火,而是擁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手段,等著敵人主動上鉤呢。

    體內氣息紊亂一片的顏止,心頭不甘后悔之余,卻不由自主地對那個黑衣青年,生出了一絲佩服,哪怕她極想一巴掌將其拍死。

    “出來吧,都到這個時候了,就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,我知道你聽得見我說話!”

    云笑可沒有心情去管一個身受重傷的顏止,見得他將目光轉回青色火焰身上,突然開口的一句話,讓得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人類小子,你果然不愧是本座最看好的一個!”

    就在眾人心中轉著異樣心思的時候,一道爽朗卻又有些熟悉的大笑聲,突然從青色火焰之中傳出,讓得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是木之極火的異靈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六品仙尊,先前自然是看到那場古戰場虛影的,火木仙君和木之極火異靈的大戰,哪怕只是虛影,也讓人感到一股蕩氣回腸的霸氣。

    只是最終火木仙君被生生擊殺,木之極火也被一截古怪的青色木頭,打得境界下跌,最終在七品仙尊的時候,跌入這古竹林之中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一些人都以為木之極火的靈智被生生打滅,想要生出靈智,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,沒想到此刻竟然又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于這道聲音,只要是看到之前古戰虛影的修者,盡都不會陌生,那就是屬于木之極火的聲音,由此眾人也想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很顯然木之極火的異靈,并沒有真正泯滅靈智,而是在這古竹林之中潛心修煉了三百年。

    這么長的時間過去,這只木之極火異靈的實力,又恢復到了什么程度呢?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排三综合版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