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江湖梟雄 >

第九百零八章 療養院的幸存者

    紅歌集團會議室內,趙磊進門口,雙掌合十的對眾人打了個招呼,隨即就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對萬紅仰頷首致意,沒再做聲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繼續說說第三件事!比f紅仰正襟危坐,目光掃過眾人:“最近一段時間內,集團的質檢部門,對集團所涉及的各個領域和行業都展開了一次檢查,發現在工程項目上,有許多以次充好,調換建筑材料的事情發生,這件事,各部門的負責人必須給我嚴查!”萬紅仰伸手敲著桌子,十分嚴肅的強調了一句。

    趙磊坐在邊上,聽見萬紅仰的這番話之后,當即便是一愣,紅歌集團是個規模龐大的企業,內部的各種勢力錯綜復雜,所以萬紅仰的每一句話,都是不能夠用字面意思去理解的,而萬紅仰此刻在會議上堂而皇之的提起了假建材的事情,絕對不是空穴來風。

    “盛京公館二期工地那邊,有這個情況嗎?”萬紅仰微微側目,向趙磊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我不太清楚,因為我負責的都是沙子和土石方那些東西,這種東西也不能造假啊,至于其他的建材,集團這邊之前由慕維明負責,剩下的歸史一剛管理,所以我同樣不太清楚!壁w磊笑著搖了搖頭,但手心已經冒汗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清楚,那就讓別人去查好了!比f紅仰面無表情的看了趙磊一眼,隨后將目光投向了楊東:“現在二期工地那邊已經動工了,工期也安排的比較緊,多耽誤一天,就會多造成一天的損失,而史一剛臨陣退出,勢必會產生一些影響,所以需要有個人上去補缺,如果我把這件事交給你辦,你能接下來嗎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趙磊聽見這話,眉心瞬間擰成了一個疙瘩,向楊東投去了一道凌厲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能有這個機會的話,我肯定竭盡全力去把您交代的事情辦好!”楊東對于趙磊毒辣的目光視而不見,直接從椅子上起身,信誓旦旦的保證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弄得這么緊張,坐下吧!比f紅仰笑著壓了壓手,環視周邊的其余高管:“對于這個決定,你們其余人有什么看法嗎?”

    一眾高管面面相覷,沒有一人吭聲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萬紅仰端起水杯,又把目光看向了趙磊。

    “我服從公司的一切決策和安排!壁w磊看見萬紅仰的這道目光,呼吸莫名一窒,隨后鎮定著情緒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這件事大家都沒有異議,那就這么決定了!盛京二期那邊,史一剛手里的空缺,由楊東接盤,至于史一剛在其他方面的業務,集團會慢慢安排!比f紅仰喝完水,把水杯放了下來,將事情徹底敲定。

    “諸位領導,如果大家沒有其他事情,就可以散會了!”萬紅仰的秘書起身,對眾人報以微笑。

    “散會之后,你別走了,我約了人打高爾夫球,你跟我一起去!”萬紅仰莞爾一笑,再度對著楊東開口,而一句話落下,又是無數目光看向了楊東。

    雖然萬紅仰找楊東陪他打球,只是一個普通邀請,但是這種話在會議桌上說出來,代表的則是萬紅仰的一種態度,因為大家都知道,以前萬紅仰出去會見朋友,去參加這種私人聚會的時候,都是趙磊陪同的,而今天當中讓楊東跟著他,已經是在明確的告訴眾人,楊東以后要處在什么地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會議散去,楊東打電話叫羅漢下樓,最后跟老卡和萬紅仰坐在賓利添越車內,離開了紅歌集團。

    “嘭!嘩啦!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聲炸響,在樓上趙磊的辦公室內回蕩開來。

    “磊哥,怎么生了這么大的氣?”二雙看著趙磊幾乎快要滴出水來的陰沉臉色,站在邊上問道。

    “艸他媽的!我他媽謀劃了這么久,最后卻讓楊東捷足先登了!難道我還得給你笑一個嗎?!”趙磊根本壓不住火的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二雙聽見這話,也跟著一怔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會議上,老萬點名提起了偽劣建材的事,而且把史一剛的股份,全都扔給了楊東,現在他在二期工地的占股,已經達到了三十五,比他媽的我還高了一成!”趙磊胸口起伏,氣的手腕子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史一剛跟你斗了這么多年,老萬最多也只是讓你們倆平均,這個楊東才JB來幾天啊,就能壓你一頭了?!”二雙睜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媽了個B的!這件事不在楊東本身,而在于偽劣建材的事,懂嗎!之前咱們從F順回來的時候,老萬還有意把史一剛的股份分給我一部分,用以安撫,但是短短幾天就變了卦,說明他肯定是查清了慕維明的事,搞不好連慕維明的賬本都在他手里了!所以事情到了現在,老萬肯定會認為慕維明的事,甚至史一剛的事,都是我鬧出來的,搞不好他現在都已經不相信史一剛是真的跑了,而是死在了我手里!”趙磊氣急敗壞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么一來,那你可就真的被動了!”二雙雖然頭腦不算很靈活,但是對于這種顯而易見的道理,他還是十分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他媽的!楊東這個王八蛋!之前跟我示弱了那么久,現在逮到機會,就開始不擇手段的往上爬!這個損籃子!”趙磊咬牙切齒,恨不能將楊東千刀萬剮。

    “磊哥!我感覺我哥的事,肯定跟楊東有關系,要不然咱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楊東除了吧!反正史一剛都跑了,咱們也他媽不差這一個了!”二雙看著趙磊,目露兇光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!連你都能想到的事情,老萬能想不到嗎!剛才會議結束之后,他直接帶著楊東走了,這么做,明顯就是在點我呢!老萬根本不在乎一個楊東,但他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沒了,就等于我把什么事都招了,只會讓咱們更加的被動!”趙磊煩躁的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怎么辦,就這么看著楊東每天用小人得志的模樣,在你眼前瞎JB晃悠?”二雙雖然不能感同身受,但也能知道趙磊此刻有多么憤怒。

    “楊東今天敢接史一剛的盤口,跟我之間的仇,就算徹底結下了!”趙磊攥著拳頭,緊咬牙關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天的天氣不錯,雖然是深冬,但氣溫卻有零上十幾度,是個難得的好天氣。

    市郊一家會員制高爾夫球場內,老卡停完車之后,就帶著楊東和羅漢一起跟在萬紅仰身邊,把卡遞給了門童。

    “萬總,咱們這次是劃四個人的票嗎?”球場經理看見萬紅仰之后,畢恭畢敬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對!比f紅仰笑容和藹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用劃這么多,我們不玩!”楊東在邊上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們這里是會員制,只有會員才能入內,而會員來帶的人,不管玩不玩,都是要收取門票的,每人三萬塊錢!”球場經理笑著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少錢?三萬?!”羅漢聽見這話,眉頭緊蹙:“你們這地方有啥呀,進個門就需要三萬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們這里就是這個規矩,如果不是萬總的話,您就是愿意出錢,都進不去!鼻驁鼋浝硇θ莶粶p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不懂,你劃卡吧!崩峡〝[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幾位,這邊請!遍T童對幾人點點頭,帶著他們走向了一臺六座的高爾夫球車,緩緩向球場那邊趕去。

    萬紅仰坐在球車上,接過老卡遞來的一支雪茄,對楊東笑笑:“以前有沒有打過高爾夫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,小流氓出身,哪能玩得起這種項目啊,我可沒有那么能裝!”楊東挺實在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也不喜歡,但是有些東西,你得適應,因為你早晚會接觸喜歡這些東西的人,或許他們也不是真心喜歡,但只要你們有一個比較共同,而且說起來也很優雅的愛好,就是相識的開始!比f紅仰難得跟楊東說了一句實在話。

    “哎,我記住了!睏顤|思考片刻,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一會下場之后,先陪我打一桿,我教教你,不過冬天的果嶺很難停住球,需要一些保守的策略,對于新手而言,很不友好!比f紅仰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“打個球有啥難的,懟進洞里就完事了唄!币贿叺牧_漢看見萬紅仰故作高深的模樣,撇著嘴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玩過?”萬紅仰被逗樂了。

    “沒玩過,但是在電視上看過,萬總,我就想不明白了,這東西跟我們小時候彈的玻璃球,有啥區別?”羅漢直愣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區別,無非一個用手,一個用桿而已,但是你彈玻璃球,只是為了贏得短暫的快樂,如果能打好高爾夫,卻能讓你生活的更好!”萬紅仰一語中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玩玻璃球的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萬總,咱們今天要見的人是誰?”楊東見羅漢還準備跟萬紅仰繼續掰扯,一句話岔開了話題。

    “一個小朋友,一會我引薦你們認識一下!比f紅仰語罷,球童已經將球車開到了萬紅仰在球場的專屬休息室門前,萬紅仰也邁步下車:“走吧,進去挑挑,我送你一組球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大L,一處沿海的療養院內。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隨著一陣金屬觸地的聲音響起,腿上戴著一截金屬假肢的吳坤緩緩走到落地窗前,看著無邊無際,波瀾壯闊的大海,眸子中閃過了一抹異樣的復雜情緒。

    經過當初的一場爆炸,吳坤雖然被司機呂朔擋住了大部分的沖擊,但到了如今,身體內仍舊有兩處傷到內臟的彈片無法取出,而且全身皮膚大面積燒傷,雖然面部經過了整形,但是仍舊看起來無比怪異,坑坑洼洼的,看起來如同被熱水燙傷過的癩蛤蟆。

    一個曾經被譽為大L最帥、最有樣兒的江湖大哥,如今卻淪落為這般模樣,著實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“咣當!”

    隨著房門敞開,二駱駝推門走進了房間,見吳坤沒有察覺,緩緩走到他的身后,看著他的背影開口道:“想什么呢,這么入迷?”

    “當初的一場爆炸,讓我以為自己會離開這個世界,但天可憐見,讓我留了一口氣,既然我活著,那么,就有人該死了!眳抢ひ驗槁晭П蛔苽,所以說話的時候嗓音沙啞,但語氣卻滿帶殺伐。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排三综合版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