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田園小醫妃 >

大結局:顧承厭,咱們成親吧

    “花蟬衣,你別太過分了!”開口的還是小然,她此刻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,上一瞬她們還在暗諷花蟬衣沒人要,下一刻顧承厭居然來了!這臉打的未免太快了些!

    顧將軍是眼瞎么?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,他回來找花蟬衣做什么?

    只是花蟬衣這般不識抬舉,顧將軍一定不會再給她好臉色了吧,畢竟這可是顧承厭!一定會的!

    小然存著僥幸心理,暗中握緊了拳頭,誰知顧承厭今日中了邪一般,淡淡一笑道:“好,我日后還會繼續努力……那,我能落座了么?”

    眾人直接傻眼了,這般言聽計從的,還是殺人如麻的顧承厭么?

    花蟬衣沉著臉沒答話,卻讓下人添了兩幅碗筷。

    其實花蟬衣已經不生顧承厭的氣了,不過就這么輕易原諒這個糊涂蛋,未免太便宜他!這藥怎么讓他日后好好待自己呢?

    花蟬衣存著些小心思沾沾自喜,卻又忍不住心想,自己一直冷凍著顧承厭,他能堅持多久?

    花蟬衣怎么也沒想到,這一堅持,便是整整一年。

    花蟬衣倒也并非真的鬧了一年,二人關系早就緩和了,只是她每日太忙了,原來教人比自己學醫的時候還要累,巴不得將自己的學生全部教成名醫,因為,花蟬衣忙到覺得成親嫁人是件累贅事兒,反正和顧承厭之間該發生的都發生了,成親的事兒也不急于一時。

    然而顧大將軍卻急切的像個嫁不出去的姑娘,想要花蟬衣給他一個名分,這一年來表現的別提多好了,花蟬衣說聲渴便立刻遞誰,喊聲累便給她捏肩捶背。

    這下誰都知道,花蟬衣不是什么沒人要的拋頭露面的女人,她背后的男人可是顧將軍!

    只是可憐的顧將軍,不知道何時才能得到個名分。

    四月,春暖花開之際,花蟬衣教導了一年的學生有幾位小有所成的了,花蟬衣也稍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顧承厭見這是個好機會,和皇帝簡單知會了一聲,便自作主張的給花蟬衣放了一個月的假。

    原本花蟬衣對他這暴君般的行徑表示不滿,顧承厭答應這一個月帶她四處吃喝玩樂,花蟬衣這才滿意。

    確實也該好好歇歇了,翌日啟程時,顧承厭道:“咱么去哪玩兒?”

    花蟬衣頓了頓:“先回花家村看看吧!

    顧承厭愣了下:“回那破地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讓我回去嘚瑟一下總行了吧?”

    花蟬衣嘴上這么說著,其實自己心里也說不清楚為什么突然想回那里看看,或許真是突然矯情,想去回想一下過去?

    顧承厭無奈的搖了搖頭,卻還是駕著馬車往花家村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春暖花開的好時節,一路風景怡人,花蟬衣正掀開車簾看著路邊的花花草草,一輛馬車突然和他們擦肩而過,花蟬衣只是和駕車人打眼一掃,對方便停下了馬車。

    “顧承厭,停一下!”

    花蟬衣也連忙下了馬車,她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會再次遇見老熟人。

    “景池,莫仙兒……好久不見!

    對方正是當年的景池和莫仙兒,莫仙兒如今見到花蟬衣仍舊有些心虛,訕訕一笑道:“蟬衣,你如今的事我都聽說了,恭喜啊!

    “多謝!

    景池哈哈一笑道:“我就知道蟬衣吉人自有天相,是個有福之人,不過,你也別怪仙兒了,她當年雖然糊涂,可也算陰差陽錯的促成了你和顧將軍這段姻緣,便算她將功補過了可好?”

    花蟬衣和顧承厭對視了一眼,不解道:“什么意思?我和顧承厭,和當年之事有什么關系,難道?”

    莫仙兒道:“那晚將軍的幾個朋友有心想讓我陪將軍,便使壞給將軍下了藥,誰知將軍便不見蹤影了,后來我才得知,那夜去你房中的不是其他客人,就是顧將軍!”

    花蟬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呆若木雞的看著顧承厭:“是他?”

    景池也有些吃驚:“原來你們不知道?我和仙兒還以為你們二人早就知道了,所以才……早知如此,我們便早該去知會你們一聲的,不過既是如此,更證明了你和將軍之間是有緣的,我和仙兒先道聲恭喜!

    花蟬衣有些不在狀態的同景池寒暄了幾句,便告別了。

    花蟬衣和顧承厭二人心情頗為復雜的回到馬車上后,駕馬的顧承厭總算開了口:“原本我還一直在想當年那個混蛋是誰,不想竟是我自己,蟬衣,既然你那么早之前便委身于我了,不如咱們早日將親成了吧!

    沒人應答他,顧大將軍尷尬地摸了摸鼻子,繼續駕車了。

    馬車很快便來到了花家村外的小路上,當走到某一處時,花蟬衣再一次喊了停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顧承厭還是聽話的將馬車停了下來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蟬衣下了馬車,四處看了看,突然轉過頭來看著顧承厭笑了:“當初,我就是在這里第一次遇見你的!”

    顧承厭愣了下,隨后無奈的戳了戳她的腦袋:“你該不會是累傻了吧?咱們第一次見面哪里是在這兒?”

    花蟬衣也未解釋,上輩子自己狼狽不堪的拖著斷腿,在此處求他殺了自己的事歷歷在目,仿佛是昨日發生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花蟬衣卻又清楚的知道,早就是些陳年舊事了。

    如今,自己的腿還在,也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可憐蟲了。

    身份地位,家世名聲,這些上輩子做夢都不敢想的東西,如今她都擁有了。最重要的是,還有他……

    “顧承厭!被ㄏs衣突然叫了他一聲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顧承厭轉過身,此時暮色將至,朝霞晚來遲,落日余暉灑在他面上,渡上一層淡淡的金色柔光,使得他一向冷硬到不近人情的面龐,此刻看起來也柔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花蟬衣笑著自懷中掏出那枚玉佩:“你這玉佩我也收了一年多了,看在你最近表現不錯的份兒上,擇個良辰吉日,咱們……成親吧!”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排三综合版基本走势